從新歷史主義看台灣民主百景從新歷史主義看台灣民主百景的深層結構 ---曾長生(Pedro Tseng)自一九八○年代晚期起,紀念納粹大屠殺死難者的公共建築,在歐美各地區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而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 1876-1957)以擁吻化解歷史仇恨的提古丘(Tirgu Jiu)紀念碑,所強調的也正是人類(婚姻、兩性、家族與來世)生命的整體過程,更是20世紀公共藝術的最佳典範。「台灣民主百景」特展的宗旨即在於,以挖掘台灣每一處象徵自由、民主之人、事、史、地、物等作為創作素材,期望透過百位藝術家注入人文觀察的洞悉力,並利用各種不同的媒材、技法、形式,而能夠展現多元的創作文本,以及包容萬象的藝術風貌,以期能攜手促成一次富台灣民主之感情、歷程與思想的紀念性活動。無論霧社原住民、二二八、雷震、野百合、紅衫軍等,都是台灣民主成長過程中的有力見證。其實將「中正紀念堂」更名為「台灣民主色情小說紀念館」,此一更動行為所引發的政治、社會與文化的後續效應,其本身即是對台灣民主素養與体制發展的階段性考驗,值得吾等從政治史、社會史和文化史等新視野做深層探討。一、新歷史主義的反思1、相對自主性大眾文化不只是各種社會利益的反映,那更是一個論述衝突的舞台,透過這些衝突,某些特定的身份認同與主体性得以形成。如今人們不再壁壘分明,我們一旦相信政治領域有相對自主性,一旦強調應該依歷史行動者的觀點瞭解政治觀念與政治文化,那我們也許就可以問新的共識帶來了什麼好處,還可以問它帶來了什麼壞處。我們不只需要階級利益的解釋範疇,也需要社會結構性解釋。歷史必須反映我們的歷史處境與生活体驗,歷史學家不能光靠檔案庫灰塵的洗禮,還得動員一種主体性、一種人性和知性的範疇化能力,以及移情能力。如今在西方,一種新類型(自省性和對話性)的史學已經誕生,他們想要創造一種有關人民、生命韻律、工作和色情援交死亡的新歷史。這種新的歷史強調歷史研究不能作為民族主義、軍國主義和分離主義的幌子,關心的也不是個別國家,它想探究的毋寧是整個區域長程的、深層的、緩慢的歷史結構變化。2、歷時性與共時性的比較透過一種詮釋的、厚描的(thick description)方法,我們可以依歷史行動者本身的理解,去理解他們的政治信念與行動。其實,要理解國家的結構和施為,最好的方法並不是厚描而是透過某種抽象思維,不是歷時性的比較而是共時性的比較。不同國家制度的優劣的試金石,不在它們是否符合人們的歷史理解,而在它們有否在一個國與國激烈競爭的大環境中,發揮到作用。因此,研究國家時,我們必須記住全球脈絡和進行結構性比較。華人和英國人的思維方式總是歷史式而不是比較式。像台灣政府近年來的政策是為了糾正過去的缺失,而不強調它們是來自海峽對岸的競爭壓力所促使。他們會這樣做,當然是為了讓國民有認同感,一種曖昧的民族主義色情遊戲與選舉策略,而不太理會它們與經濟景氣或區域安全等外部衝擊的關係,更別談什麼國民的健康與生產力了。3、階級史抑或貧窮史大敘事和大目的論的垮台,使得歷史中的個人再度受到青睞。歷史學家再度寫人,特別是寫卑微的人、普通的人、默默無聞的人,以及歷史變遷中的輸家與旁觀者。我們繼續需要社會史作為歷史的一種或歷史的一個次領域,因為我們繼續需要一部階級史、壓迫史和剝削史,如果嫌階級、壓迫和剝削這些字眼太敏感,則不妨說我們繼續有需要一部貧窮史。亞里斯多德說過,窮人與富人的兩極對立,最足以解釋人類生活最重要的一個面向。雖然階級在古希腊所意味的也不可能與當代的西方社會相似,然而,這並不能否認貧窮至今仍是一個重大課題。4、經濟與政治產品的兩難處境在追隨當事人走入充滿挑戰性的文化脈絡中,人類存在的戲劇會被放大,我們全是一份稱為文化(語言、習慣和起源神話)的遺產的繼承人,然而,我們每個人色情漫畫又都是它獨一無二的体現者。不管是政治人物、企業代表或學界人士,都面臨著經濟產品與政治產品帶來的道德兩難困境。我們都是從繼承而來的文化開始,但生命總會帶來一些情境,讓我們必須用一種新的和獨一無二的方法去使用既有材料。如此,我們就再度回到個人,他被一張繼承而來的意義之網困住,然而又可以在其中創造出新的意義,鍛鑄出新的路徑。5、有肉身的歷史傅柯(Michel Foucault, 1926-1984)留贈給歷史學家的,是一種有肉身的歷史(history embodied), 他讓我們看到了醫院、診所、精神病院、監獄裡的身体,看到了性歡愉和痛苦的身体。傅科認為,這些身体雖然被他們所屬的社會視為邊緣和出格,卻是權力運作具体而為的表徵。但權力想要控制的不只是監獄裡的人,它還會透過製造恐怖,透過控制和形塑知識,透過把約定俗成再現為自然,以及透過混淆神話與本質,把控制施加於所有人。不過,傅科的真正影響力是在他對身体的關色情網站注,而不在他那部權力史的涵蘊。抓住傅科丟來的啟發,歷史學家發現了各種身体: 遊戲中、儀式中、禱告中、工作中的和痛苦中的身体。6、神話儀式與群眾運動在具象徵意義的儀式中,一個社群會重演甚至改演自已的起源神話、他們與神祇、統治者和彼此的關係。儀式當然是有規則性的,而參與的人又必須有相當程度的共享知識,但儀式又是容許重新安排的,可以由每一個參與者和觀察者所重新設計與詮釋。不過,隨著傅科派運動的挺進,隨著愈來愈重視社會關係中的主体位置,把儀式視為分享事件、視為社會認同劑的觀點,開始受到各式各樣的批判。事實上,儀式充滿了不確定性,正如巴赫金(Mikhail Bakhtin, 1895-1975)所稱,儀式本質上是表演性質的。它是容許變更的,因為參與的人有時會記錯或記亂,甚至因為遇雨而不得不簡化。顯然,儀式是有可能出現出人意表的大轉彎的,例如,在一五七九年的羅曼(Romans),嘉年華會演變為一場貴族屠色情影片殺工匠的血腥事件,標誌著法國宗教戰爭張力的戲劇性轉向。儀式濃縮著錯綜複雜的社會秩序與觀念,有時不免會受到不同詮釋,從而激起憤怒和招來不滿。7、多元主義與後殖民分裂症歷史學也反映了西方社會的重大變遷,一個平等主義已經收窄了階級、性別、輩分、層級和幾乎所有社會差別的裂隙。歷史學家愈來愈放膽在這些裂隙之間遊走,把一些弱勢族群的歷史給挖掘了出來,文化革命與人口革命,把多元主義與多元文化主義帶入大部分西方社會。拜後殖民主義之賜,歷史學家更從事一些沒有歷史的人民的歷史探索。擁抱全球史,把非歐洲地區納入比較研究,把歷史擴大到邊緣族群,在一個快速變遷的世界裡為身分認同的研究打開新頁。同時,後殖民分裂症的典型例子: 一方面低估前殖民國或前主人的國力,另一方面又誇大他們的壓制力量。顯然,所有國家都是需要利用歷史的,所以我們不能怪一些後殖民社會會用大眾文化和政治神話去扭曲從前的免費a片主人,畢竟從前的主人也扭曲過和貶低過它們,不過身為歷史學家,我們有責任切得更深,努力還原前主人及其國力擺盪的原貌。二、以何文杞對台灣鄉土美學與民主成長過程的見證為例台灣的文化藝術發展,其邊緣處境一如加拿大。加拿大在文化上始終是個受害者,或是受壓迫的少數,或是被剝削者,簡言之,即是文化殖民地。在文化傳統中,這種文化受害心態,已深入全國的心靈習性。在許多對加國家族、文化象徵、大自然、動物、土著族裔以及早期墾殖先民等分析論文中,「受害者」已變成了實際的用語,此種注入達爾文思想的浪漫主義新風格,即加拿大的中心主題,無疑那就是「生存」的問題。何文杞此次參展的<為自由>,即是其中具代性的註解。 何文杞的<為自由>令人聯想到拉丁美洲藝術中的政治詩學,拉丁美洲的藝術家遠比歐美地區更關注自己的社會與政治問題,由於拉丁美洲的政治結構多變,使得該地區的人民經常無法產生免費成人影片明確的國家認同意識,結果他們轉而藉由文學與藝術來尋求真實的認同。拉丁美洲藝術家所具有的革命精神,源自其對所處的政治社會環境不平等而產生的對立意識,由早期的反殖民主義、反獨裁政府、反美國帝國主義,演變到後來要求社會正義、政治民主、經濟合理化及新本土意識與環保觀念的訴求。經三十餘年的鄉土關懷,在台灣民主政治漸漸步上軌道之後,一九九五年,何文杞開始了新的心靈之旅,從閩、客鄉土的文化尋根,進入本土原住民藝術的生命之源尋根。走入原住民藝術,畫家形容原住民生命為「悲壯之美」,相對於此,台灣閩南與客家文化則是「悲劇美」。鄉土的閩客文化呈現的是平靜而安定的農業社會景觀。原住民的生命情調展現的則是力量,他們的活動是生與死的關鍵,與大自然搏鬥取得生存資源。至於閩客文化的悲劇美,乃源於歷史與政治的感觸,畫家用黝黑的天空及廢屋的陰影來反應他這種心情,但也用黎明的微光和照射在廢屋免費視訊上的絢爛陽光來象徵希望。二○○○年之後,何文杞進入了他的墾丁及花蓮山海美景大自然環保自覺的省思。在屏東的墾丁草原,從不同毛色、種類的牛群吃草行為中,發現牠們走到哪吃到哪,互不相爭,畫家就像與風景對話,大自然帶給他旺盛的創作生命力。他每天陶醉在太魯閣的奇景,已由畫悲情台灣轉型畫快樂美麗的台灣。如今的台灣文化,無論在逐漸演變的語詞上,或是進入自我意識的心靈旅途中,其過程均是「非現代」的現代主義,即一種新浪漫主義。其所承襲的海洋浪漫冒險精神,已被物種進化論所沾染而變色,並溶入了大自然的生存規律中,其演變的形象已非僅僅出自生物本身而已。台灣的文化認同問題,所面臨的已不是「我是誰?」的問題,而是「我處何方?」的問題。(原文刊登於「台灣民主百景」特展專輯中)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免費視訊聊天YAHOO!

創作者介紹

0941

ac01acev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